浴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麒麟玩电影网游公司的跨界秀

发布时间:2020-02-11 05:43:25 阅读: 来源:浴缸厂家

游戏与电影:一场“联姻”

“电影雷声大雨点小,能瞬间抓住眼球,但盈利不稳;游戏默默无闻,却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可以天天印钞”。

10月下旬的某个傍晚,海淀区唯实大厦6层,麒麟影业CEO庞洪向一队慕《画皮2》之名而来的访客说道。

《画皮2》结束放映两月后,他的这句“朴素的认识”有了账目的支撑:和7.26亿票房一样让他兴奋的,是9月陆续上线的《画皮2》网游月逾3000万的营收——游戏收入来自三个平台:麒麟自主研发的客户端版、与百度游戏平台合作的网页版,以及与腾讯手机合作的手游版。

在电影业的产业链条上,衍生品与版权、广告收入一道,在后端充当除票房之外的营收主力。但国内电影业相较美国,过分依赖票房,一份统计数据显示,票房收入占到国内影业整体收入的80%,版权和衍生品仅20%,而后者在美国占据收益主导。

国内制片商为延长电影的盈利生命绞尽脑汁,如华谊兄弟布局文化地产,斥资十余亿建电影公社。而做网络游戏起家的轻资产公司麒麟网缺乏建立院线、做文化地产的资本,却在衍生品的经营上另辟蹊径,用《画皮2》交了一份“游戏与电影联姻”的答卷。

庞洪坦言,这份答卷是从好莱坞的经验里学来的。翻看好莱坞的榜单,游戏与电影跨界的案例不胜枚举:比如《星球大战》数十年来衍生的各类游戏,比如世嘉公司同时推出的《钢铁侠》游戏与电影版。

易凯资本CEO王冉曾经评价道,电影是游戏最好的发射器,它可以把一整套人物关系以及一个基本的故事框架在一夜之间普及到电影受众人群中。网络游戏接下来又可以以此为基础,让电影铺垫好的故事在一个开放互动的环境中得到延展和升级。

基于这种电影与游戏互相借鉴的考量,麒麟的“答卷”从2007年创办之初就已开始酝酿。时任宁夏电影制片厂副总经理的庞洪与他的老友、麒麟网董事长郭力做了个约定,“你先成立游戏公司,我先拍《画皮》,如果两边都上道,就一起建电影公司”。

分开旅行的两年里,庞洪拍出了《画皮1》,拿下2.5亿元的票房,郭力的班子推出大型网游《成吉思汗》。2009年游戏开始盈利时,两个团队的合并被正式提上日程。当年的麒麟年会上,在一群网络游戏的研发人员中间,多了一排西装革履的电影人。

子公司麒麟影业由此成立,是为《画皮2》的前传。

不过,对于《画皮2》将银幕、手机屏、电脑屏“三屏合一”的尝试是否可持续和复制,郭力认为尚不可断言。在他看来,电影的观看人群广泛,而网络游戏的玩家则更加局限,由电影衍生到游戏有相当的难度。

他告诉本报记者,这是麒麟在电影行业里的一个新玩法,但如果把麒麟网作为一个整体,《画皮2》单部影片和游戏产生的营收并不占据公司主流。

制片人中心制:电影可以更商业

对麒麟网来说,拍电影和做游戏一样,不是提供艺术品,而是生产符合大众需求的消费品。麒麟网的一位风险投资人评价道,“人们对《画皮2》可以褒贬不一,但无法否认,麒麟网用一套标准化的生产方式,推出了一部让足够多的观众走进影院为它买单的影片”。

在制片方言必称商业电影的时代,商业化的路径也各有千秋。麒麟采用的标准化生产方式叫作“制片人中心制”——“以制片团队为整体,从项目创意、制片流程、后期制作和营销推广,一直到影片上映,每一步精心策划,制定标准和流程,严格执行落实”。

在商言商,对于自己扮演的角色,庞洪告诉记者,“你可以把我看作一个投资基金的管理人,或者是一个项目的执行者”。

按照电影投资的逻辑,麒麟首先要为《画皮2》选择出品人。“出品人即投资人”,庞洪说道,“需要他既懂艺术,又明白影视业的市场规律”。在他看来,破坏力最大的也许就是出品人,“投了钱,想表达意见,可能影响影片的拍摄”,宏观处如影片风格的走向,细节处如要求制片人使用自己相中的女演员。因此,麒麟定下基调——“制片人必须强势,出品人只有投资权与知情权,没有参与权”。

而出品人为影片带来的不仅是资金,更是各方的资源。出于互补和权力相对分散的考虑,华谊兄弟、宁夏电影制片厂、鼎龙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三家最终入选,加上麒麟网自身,四方平摊了1.2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总额。

在分工上,老牌影业集团华谊兄弟的市场号召力,和宁夏电影制片厂的政府公关能力,为不具备影片发行经验并缺乏体制内资源的麒麟护航。麒麟影业全心实施具体的制片工作。而董事长郭力本人也仅做出品人,不干涉庞洪团队的决策。

“麒麟的团队以非常商业的思维,精心研究过资本如何叠加才能产生最大的投资回报。”上述投资人说。

导演的选择是制片人体制的另一重要表现。不同于华谊兄弟等公司吸纳优质导演的做法,庞洪启用了“只拍过600万投资小电影”的年轻导演乌尔善,又为他搭配了金牌监制陈国富等数位业内行家。

对于制片人与导演的关系,庞洪用了餐馆经营者和厨师的比喻,“顾客想吃鱼香肉丝,我就为他们配备会炒这道菜的厨子;选对厨子,并且告诉他,鱼香肉丝里要配什么料。”

与导演一样作为资本要素存在的还有演员。《画皮2》开拍前,范冰冰因形象气质接近主角小唯,呼声甚高。但制片团队最终选择放弃她而选择周迅,因周迅更容易得到女性观众的好感,符合都市年轻女性为主的受众定位,同时又不乏相当数量的男性粉丝。

如何与好莱坞共舞?

“我们在靠近好莱坞商业电影的气质,但还只到了模仿和表象”,一场晚宴上,庞洪为即将赴美国南加州大学学习电影的助手践行时说。

上述的制片人中心制是麒麟探索好莱坞模式的其中一种。而一些更为细节的方面,《画皮2》沿袭了好莱坞的标准制作流程,其中最常被提及的是周迅与赵薇换皮的一组特效镜头——两百五十万耗资,好莱坞全线进口材料,国际团队,七八组不同尺寸、不同质地的皮,N次拍摄。

另一项向好莱坞看齐的做法,是3D效果的采用。实际上,《画皮2》在全片拍摄完成后,才临时为2D电影画上了3D的皮。但用庞洪的话讲,对于“一代受好莱坞污染长大”的年轻受众,麒麟需要去把握他们的品味。“你以为我不知道中国的3D没有好莱坞、卡梅隆的好么?”但为了抢夺市场,不妨激进地用3D版占据全国50%的银幕。

在腾讯的一项统计中,对这部影片频率最高的褒义评价是:画面、特效有进步。

而在与好莱坞“恋爱”这件大事上,其它的电影制作公司也是摩拳擦掌。资金雄厚者如万达集团,年中巨资并购了美国第二大院线AMC;资本玩家如小马奔腾,9月末收购特效公司数字王国;另有各类好莱坞导演和制作团队来到中国,合拍中美大片,比如《黑客帝国》主演基努·里维斯来华执导《太极侠》、《钢铁侠3》。

从投资人的角度看,以上方式各有利弊。深创投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万达的商业地产模式,很难被轻资产公司效仿。而小马奔腾以资本换技术,即便拥有了最好的设备,但面临着专业团队流失或融合困难的风险,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对立志做电影的麒麟来说,突破“皮毛”阶段的学习是走向好莱坞的必由之路。为筹拍下一步电影,庞洪拟邀请纪录片《南京》的导演、拥有奥斯卡小金人的比尔·古登塔格坐镇,理由不仅是要借来一流的拍摄技巧,而是通过合作,了解好莱坞制作团队的工作方式,和国际合作合约完成的流程。

“联合好莱坞,是要用它多年形成的固有、稳定的发行渠道,和成熟的营销经验。我再去建立这个渠道太困难,很难被美国人信任。”庞洪分析说。

对于即将拍摄的电影本身,庞洪透露说,这会是“一个讲中国故事的外语片”,尽管投入成本会比国语片高昂很多,但庞洪认为不妨一试——绕过主旋律的限制,直接用商业运作的形式打入海外市场。

跨界“轻骑兵”郭力

拍电影的人来玩了游戏,做游戏的人想拍一回电影。

唯实大厦七层,麒麟网董事长郭力在两个访谈的间隙,打开办公桌上的台式电脑,登陆《画皮2》的游戏界面。配乐响起,一个混血儿扮相的年轻小生跃然屏幕。

“这是游戏里的我,今天要给我的姑娘攒一套装备”,郭力兴致勃勃地向记者展示他的任务轨迹,突然,声音一沉,“可不要告诉别人我在游戏里的名字”。瞅瞅那ID,乐了。

六层电梯间,CEO尚进若有所思地溜达了进来,被人从身后叫住,一愣,转而憨厚笑开,“我放风呢,今儿从北影逃课了”。

创业数年,到了念EMBA的时候,尚进觉着没劲,倒是拍电影这件事更吸引他,于是这位工科毕业生到北影导演系重新做起了学生。从学院路的办公室望出去,刚好能瞅见校园的一角。

而负责拍电影的影业CEO庞洪在之前某个同样爽朗的秋日午后,飞去了好莱坞。他的工作室大门紧闭——往日,这里是最热闹非凡的地方。

六七年前,试水了房地产、金融等各种创业项目的郭力决定,还是要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更早的时候,他是中央戏剧学院讲授舞台美术的老师,从1987年到1998年,普通人能对上号的那几拨中戏明星,包括大名鼎鼎的章子怡,都是他的学生。本行之外,他最爱的是足球和网络游戏,“可体育产业难创业”,最后,这位传奇和魔兽的深度玩家选择了游戏。

对郭力来说,电影和游戏都是造梦的活,不论两小时,还是几个月,在虚幻空间里构筑一个想象的世界,供人们逃脱现实,重活一把。从这个意义上说,电影和游戏虽长着不同的面庞,但有种天然相似的内核。

他找来在金山烈火工作室历练了六年的尚进,和宁夏电影制片厂的庞洪——这个想法得到了创业班子的共鸣。当年还没有正式加入麒麟的庞洪回忆道,“郭力就是觉得,每个人都有一个梦,以后就应该开个游戏加电影公司,嗑着瓜子,玩着自己的游戏,看着自己的电影。”

从表现手法上,电影和游戏已被证明可以相互借鉴。尚进说,网络游戏任务化、系统化的模式,可以用到系列电影当中,做成一整套连续的产品,弥补电影艺术上的缺憾。而电影与游戏的多屏融合,延长了影业盈利的生命线。众人的梦想,似乎已找到落地的实现手法。

但郭力对此颇为审慎,毕竟,声名大噪的《画皮2》只是作为单一样本的存在,游戏也还处在上线初期,即便现在收益丰厚,也不能代表未来的走势。至于拔得头筹的7个多亿票房,除去成本和其他几位出品人应享的投资回报,能返到麒麟手上的并没有多少。对郭力来说,电影按制片人主导的原则,交给庞洪和杨真鉴的团队去做就行,他更需要考虑游戏主营业务的走向。

当被问起忧虑处,郭力说,游戏不同于电影这样的创意产业,至少后者不会因为没有名导执导或没有大公司支撑,就丧失市场认可的机会。而游戏业就算参与者众多,盈利模式清晰,还是会面对大公司的抄袭围剿和产业转型的难题。

过去,麒麟的大型网游主要布局在网吧客户端,随着移动互联对PC的冲击,现在五个工作室,已有四个转向页游;50多个地面办事处已锐缩到三四个。如何真正地打通游戏的跨平台服务,是麒麟网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电影梦可以用商业的办法实现下去,但做着电影梦的轻资产公司并不轻松。

深圳代理记账税务

广州注册公司价格

中山工商税务变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