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只想让他们活下来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9:42 阅读: 来源:浴缸厂家

一双眼睛浑浊不清,布满老茧的手一直微微颤抖,时不时捏一捏酸疼的腿关节,74岁的严雪花声音里满是疲惫:“眼睛看不太清了,有时出去走走,突然眼前一黑差点摔倒,要坐一会儿才能恢复。”

“好在孩子们对我挺好,经常来看看我,”说到孩子们,严雪花脸上满是慈母的安详。

严雪花和她养女的儿子晓军。

严雪花是台州仙居福应街道月塘村人。她有140多个孩子,除了6个亲生的,其他都是四十多年来陆续收养过的弃婴。正是为了这些孩子,严雪花过早透支了自己的健康。为此,严雪花曾被评为台州市十大杰出母亲、首届“台州市道德模范”。

最多的时候

家里有20多个孩子

1971年,严雪花开始收养弃婴。

那年冬天,她到城关菜场买菜,看到一群人在雪地里指指点点,过去一看,是一个被遗弃的女婴。一时心软,严雪花将女婴抱回家中喂养。

此后就有人将弃婴送到她家,连县里民政部门也把她家当成了弃婴托养所。

“我自己也有两儿四女,算上收留的小孩。最多时,家里有20多个孩子,我和我老伴都累垮了。”因为照顾不过来,因为可怜那些没人疼的娃娃,严雪花和丈夫冯邦宇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弃婴身上,而对自己的孩子往往粗心许多。

不光是儿女,就是有了外孙和孙女后,“都没有带过他们,基本都是孩子的父母自己带的”,最多是儿媳或女儿生孩子时跑去探望下,很快又急匆匆赶回家——家里还有孩子等着她照顾呢。

阿琴是严雪花的大儿媳,性子耿直,婆婆的做法她一开始完全无法理解,“自己子女儿孙不带,却一心带别人的小孩,到底图个啥?我就和老公一起去劝她,让她不要再接收弃婴了,把这事放一放,好好和家人过日子,把家人照顾好”。

对于家人,严雪花心底满是愧疚,但收留的孩子她哪里放得下?

“有时确实是想狠狠心,不再接收送来的弃婴了,但看看可怜的孩子,我又心软了。”

渐渐地,子女们也都能理解她了。

“看她带这些弃婴时那么认真那么快乐,我们做儿女的也渐渐明白了她的苦心。”阿琴不再因这事和婆婆怄气了,有空时还经常跑去搭把手。

为孩子找到养父母

她都狠心不再联系,“这样对孩子好”

民政部门会帮着为弃婴寻找养父母,以减轻严雪花的负担。可严雪花是个重感情的人,一方面,孩子太多让她家的生活状况一直非常困难,可真有人来她家领养孩子了,严雪花又舍不得了。

“有时养了才几个月的孩子被抱走,心疼半天也就缓过来了,要是养了好多年被抱走,那真是割肉一般心疼。”让严雪花印象最深的,是她收养的第一个孩子莉莉被领走的情景,当年从菜场门口抱回来的那个婴儿当时已经5岁了。

“我求民政局把莉莉留给我来养,但按照规定是不行的,有人愿意领养的时候必须让别人领养。”莉莉被带走后,严雪花心疼了好多天,一想到就眼泪汪汪的,饭都吃不下。

莉莉的养母是台州仙居城关镇居民罗施凤。罗施凤和丈夫没有小孩。1976年,已年过三十的他们听说严雪花家可以领养小孩,就去民政局办了手续,然后挑中了聪明乖巧的莉莉。

“刚带回家时,莉莉想念严雪花,有时哭闹得厉害。我们没办法,又带她去看望严雪花。”但这样一来,莉莉就更不肯走了,“所以严雪花就跟我约定,以后跟孩子说,雪花妈妈不要她了,让她再也不要来了。”

不光是莉莉,对于其他的弃婴,严雪花也要求不让他们回来看她。

“谁不希望孩子有空来看看自己呢?不让他们来,是有苦衷的。”严雪花噙着泪说,“这一方面因为养父母们,肯定不愿孩子老往我这里跑;另一方面我怕被别人知道他们是弃婴,对他们不好。”

“虽然很想孩子们,虽然心里很酸楚,但我嘴硬说不想见他们。只要他们好,我什么都能忍。”严雪花说。

德州订做工服

陕西西服订做

建德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