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开放市场才能平衡市场

发布时间:2020-10-16 23:25:20 阅读: 来源:浴缸厂家

开放市场才能平衡市场

经过8个交易日的补货,尤其是本周一、周二,以及周三下午的反弹后,主力机构又一次充实了做空资本和实力,本周四上午做了最后诱多,开始又一波做空浪潮。为让投资者今后能避免被洗劫,先介绍一种简单方法,以便在今后的交易中规避被诱多:期指1分钟K线拉出长阳,其成交量达到前一条K线的4倍以上,这十有八九是主力的诱多行为。  除了诱多,这种情况也常常出现在诱空中。即当主力意识到继续做空已无利可图,需要适当反手为多,平掉空单,增开多单,并通过暂时的做多,积累新的做空筹码和做空动力时,也常常会采用瞬间打破平衡的方式,往下猛砸一下,逼迫散户平多单,诱使他们开空单,以便自己能在低位平掉多余的空单。这时,1分钟K线也会出现一条长阴,并伴随4倍及以上的成交量。  只有在两种情况下,这样的K线可能不是主力诱多或诱空。一种是经过长时间下跌,并经过几个来回打压,确认这个点位已做不下去,早间开盘后,一条阴线打下去,然后就在低位长时间窄幅盘整,最终一条长阳伴随4倍以上的巨量拉上去。去年4月底上证指数2161点、期指2417点后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这是主力意识到继续做空已无能为力,也无利可图后,主动反手做多的产物。但即使如此,这条巨量长阳后,股指依然回调到了长阳的“根部”附近。  还有一种情况比较特殊,可以出现在任何时候:巨量长阳或长阴——由于我们的市场存在制度性做空,因此一般都是长阴之后,立即进入窄幅盘整,且盘整时间超过10分钟,这通常不是诱空,而是主力已看到了做空机会,先打破平衡往下砸一把,做出趋势,然后再观察市场反应。那长达10分钟以上的窄幅盘整,说明市场根本没有做多力量来和它对冲、抗衡。接下去,它就会有条不紊地引导市场一步一步往下走。  前周与上周,我都写到一个观点:做空高潮已经过去,空头主力(这个词其实有点同义反复,因为在当前的期指交易制度下,主力就是空头,哪怕做多,也是为了更好地做空)需要补货。有读者询问你是如何看出主力需要补货的?这很简单,看期指和现指联动性。当主力做空实力非常强大(手中的权重股足够把股指打下去)时,期指下跌和现指下跌的联动性会非常紧密,一边期指动手往下打,一边现指紧跟而下,前后不会超过1分钟。而当主力的现货做空筹码不多,不足以把现指打下去时,期指和现指的联动性就会大幅减弱,出现某种背离。这种背离有时可达到5分钟之久。上周一(3月10日)的走势就是这种情况,期指比现指下跌整整提前了3分钟,而且在此之前,期指已屡次摆出向下破位的架势,现指始终不理不睬,缓缓上行,迫使期指一次次回头向上。如果我们把有现货实力配合的做空称为“实空”,那么,通过期指的一次次下探,来引诱市场跟风抛股,这样的做空可称为“虚空”。虚空意味着主力的现货做空实力已经不多,需要补货,它的出现往往意味着一个很好的抄底机会来临,期指从3月10日2060点到本周一的2160点,整整100点的上涨就是一个明证。  成功的投资操作是由一系列细节构成,但介绍这些细节并不是鼓励读者去炒期指。事实上,从一个股票投资者到一个期指操作者,其间的道路非常漫长,我是花了整整两年,付出了7位数的代价后才总算摸到了一些门道,没有强大的心理,没有必输(是的,必输)的信念,最好不要介入。本文介绍这些细节是想进一步点出在市场涨涨跌跌背后的一些不为大多数人所了解、所熟悉的因素。在这个市场中,确实存在一股力量,千方百计地忽略一切积极因素,千方百计地放大和利用一些利空因素,哪怕这个利空因素非常可笑。比如,马航事件,无论原因、结果如何,对我们这样一个泱泱大国,只不过是蚊子叮了一下(当然,对那150多名同胞,我们要寄予深切的同情和关怀),但也成为做空的理由之一。还有CPI,几个月前曾因它接近3%,被做空了一把,说是引发通胀以及货币紧缩的担忧。本月CPI明显下降,又成为做空理由之一,说是引发对经济前景的担忧。由制度性做空导致的机构的单一做空倾向,已压倒宏观经济存在的一些问题,成为A股走熊的主要因素。  当我们看好某一只股票,认为它很可能会在短期内形成快速上升行情时,我们会用比较大的单子先做试探性买入。如果有另一些大单也在买,我们就会和他或他们对话。有时从挂单开始,把自己的大单挂到他的上面,告诉他:你想买,我也想买。有时会从抢单开始,直接朝上面的大卖单买,告诉他:我很想买。这种对话有时会很热闹:上一笔你比我高,这一笔我比你高;上一笔是我朝上打的,这一笔让你朝上打。当基本倾向相同时,这种盘面的交互行动实际上就是“对话”,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盘面语言之一。通过这种对话,若干个互不相识、互不联系的大买家会形成事实上的合谋——共同把一只股票的股价做上去。但是,如果有卖不完的大单不断涌现,这种合谋就会中断,因为做多的正规军遇到了正规的做空军,买卖双方不仅在数量上被均衡了,在质量上也被均衡,被对冲了。而我们的股票市场,因为有了期指的交易限制,类似的主力机构合谋做空一直在进行着,它极大地放大了我国宏观经济中的一些负面因素。显然,这不是一个正常市场。  当你为市场的均衡而头痛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开放这个市场。  我们需要一个均衡的、正常的市场。

gcse课程

ap数学

alevel课程有哪些

相关阅读